folk

「由黑暗讓渡至光明」傻子與白痴-《視線所及只剩生活》

這首歌尤其在聲響方面深具創作巧思,除了穿插在其中狀似拍手聲的效果以外,間奏進行到中途時,出現乍聽之下會以為是hi-hat所造成的細碎脆音,但其實是打火機中火輪摩擦造成火石撞擊所發出來的聲響,同時也隱喻著黑暗中萌發一抹光明,讓我想起電影《百日告別》理所提到的「如光在影之中,如喜在哀之中」,相較於小鼓或是鈸的清亮,較為鈍重的節奏聲也構築了穩重溫暖的氛圍,間奏的銜接彷彿從不確實無依的黑暗中,讓渡至可靠的擁抱安心包圍的光明舒適。

American idiot

「拋開。陳舊。現在。開始。狂歡」瑪莉咬凱利 —《就在星期五》

瑪莉咬凱利 Mary Bites Kerry 是成立於2009年的台灣樂團,樂團編制成員眾多,曲風是在台灣樂團少見的 Ska punk,其實一開始聽到他們的歌曲時,不由自主的想起 American idiot 時期的 Green day,但瑪莉咬凱利因為樂器編制豐富的關係,除了一般樂團常見的吉他、bass、鼓以外,還出現了長號、小號和sax等等之類的樂器,創作出來的歌曲凸顯出更多與眾不同的張力,算是相當有趣也很有生命力的台灣樂團。 除了這首以外,他們比較廣為人知的《展望未來》和《小狗》也蠻推薦大家去聽聽看的:) 現在的我只想躺在草地上 看藍天白雲飄在天空對我微笑 我需要一點點自由的空氣

AnieFann

「 我想,你聽的懂她的語言」范安婷 Anie Fann-《已不是我》

《**已不是我**》編曲方面沒有太多複雜樂器,由簡單的木吉他作為開頭,配上主唱的充滿辨識性的聲音,不搶走光芒的襯托出整首歌帶有 **acoustic** 乾淨感,之後慢慢加入了像是shaker 之類的節奏樂器,充滿原始直白的舒服音樂,我也蠻喜歡中後段的吉他間奏編曲,而最後曲子結尾在結束在只有主唱獨唱的嗓音中,好似象徵著那帶有孤獨,一點後悔與懊惱的氛圍,使人聽完宛如被寂寞綁架,懸在高空中久久不能自己。

acoustic

「輕鬆民謠直白口業」Folk Uke-《Motherfucker Got Fucked Up》

《Motherfucker Got Fucked Up》整首歌的清快曲風,用優美自然的聲線唱出滿滿髒話的歌詞,彷彿是用正經八百的態度在說冷笑話一樣,產生出衝突性的美感與趣味,除了這首以外,還有一首 《shit makes the flowers grow 》歌詞也是充滿諷刺性,而像是《I Gave A BJ To A DJ 》和 《Knock Me Up》也充滿性暗示,看來是個擅長造口業的樂團呢:D

alternative rock

「竄升至高空綻放的煙火」Feedback-《空想》

Feedback 是成立於2012年的台灣樂團,由主唱兼吉他手 小蝦、吉他手 丹尼、bass手 阿煒還有鼓手 Luke 所組成,雖然在他們的介紹裡面沒有明確界定,但我認為曲風偏向alternative rock 還有參雜一些 emo 的元素在,在編曲上面其實也感覺到一些 experiment electronic 的味道,加上主唱的聲線,歌曲大多給人一種豪邁激昂的氣氛。

acoustic

「由微小個體合奏而成的巨大有機體」都市零件派對 —《星球夢》

《星球夢》由舒服的吉他聲作為開場,隨後慢慢加入鼓聲與主唱的聲音,女主唱的聲線帶有一點沙啞,但與一些具有爆發性劍拔弩張的聲音又不太一樣,反而像是穩定但義無反顧貫徹自己的感覺,低音時溫暖,高音則堅定的令人安心,但有不刻意炫技的成熟感,聽起來相當舒服,歌詞也寫的有趣有動感,在努力追夢的同時,途中所有發生的衝突與不開心,好像都隨著這輕快的曲風消逝的一乾二淨了。

acoustic

「舒服得如同夏日午後的懶腰」Control T—《我憑什麼想念你》

《我憑什麼想念你》一開始由女主唱乾淨的嗓音和簡單直白的吉他聲帶出略帶寂寞的情感,中間迴旋好聽的吉他 riff,其實前中段表現得很淡,像是仍在對過去的自己鬧彆扭,而中後期慢慢情緒的堆疊,到最高點的時候伴隨而來的是女主唱穿透性的爆發高音,而最後結束在發洩過後的,感覺有點惱怒當初的自己,進而闃然無聲。 整首歌帶有一點後悔,一點懊惱,一點猶豫,一點人事已非的感傷,也許人生就是這樣,那些當初沒說出口的話,想想還是很遺憾的呢。

acoustic

「自然原始的渲染單純」Arsu奕超—《沒有對錯的世界》

《沒有對錯的世界》是一首用吉他與主唱辨識性的嗓音搭配出來的 acoustic 歌曲,簡簡單單的民謠曲風,配上不過於花俏的 fingerstyle 與有趣特殊的口哨聲作為配合,像是新鮮食材不需要加太多調味一樣,在歌曲中由主唱發出自然的語助聲增添了更多動態的活潑性。雖然曲風輕快,但歌曲卻堅定而確實的地敘述著自己的理想,那是一種不管別人如何輕視或是嘲笑,都會勇敢的前往自己想走的方向。

ambient

「易碎厭世。小心碰撞」脆弱少女組— 《我知道我失去你了》

《我知道我失去你了》前奏由和緩的琴聲跟電子節奏音開場,然後慢慢加入復古tone調的吉他聲響,然後修澤呢喃自語的聲線,配合著編曲堆疊而成的情緒起伏,電子節奏分配搭著像是hh的碎點,副歌時一段synth將氣氛推到最高點,像是在漆黑暗室裡的幽魂訴苦,讓我想起 杜斯妥也夫斯基 的《地下室手記》男主角壓抑、哀傷、帶有撕裂的情感糾葛,痛苦與掙扎從喇叭流竄出來,讓人久久沉浸於悲傷的情緒中。

alternative rock

「厭世寫實刻劃著復古」顯然樂隊— 《低賤的人》

《低賤的人》一開始似水龍頭打開一般的流動水聲作為開頭,然後主唱充滿復古的嗓音隨之加入,讓我想起香港的深水埗,那種身處於傳統市集或是較為擁擠凌亂老舊街道,中間副歌的部分背景吉他的riff也別有風味,好似道盡市井小民或是社會中下階層的困境與煩惱,不知道是編曲的風格還是其他元素,有時候聽著會不知不覺的聯想到中國的 萬能青年旅店,帶了點復古,多了點直白,如果也喜歡這種風格的人,絕對不能錯過 顯然樂隊Obviously。

ambient

「來自地心深處的亙遠低鳴」霧虹 Fogbow— 《沉靜》

《沉靜》這首歌前奏由穩定淡淡的吉他riff作為開頭,像是黎明太陽升起前的大地,有點靜謐正等待萬物甦醒的曠野感,女主唱帶點厚度沙啞的嗓音,讓我想起一個有段時間沒運作的獨立樂團 Palapelit ,又是一個充滿辨識性的聲音,歌曲中參雜了空間系效果的聲響,像是從太空深處傳送進來的亙遠電報,很喜歡歌曲後半段情緒堆疊起來後bass的表現,清楚而有力,其實他們很多首作品在bass的編曲方面都是特殊拔萃而明顯的,這點顯現了實驗性濃厚與眾不同的風格。

french

「剝離外在的音樂本質」 In Love With A Ghost— 《We've never met but, can we have a coffee or something?》

《We’ve never met but, can we have a coffee or something?》這首歌很有趣的是背景有一種像是冰塊在玻璃杯中撞擊所產生的聲響,可能用來呼應曲名的coffee,配上類似 MOD/SFX 效果音響的配樂,和聲方面則是 post rock 很常見的把聲音當作其中一種樂器,搭配起來顯得張力十足,如果以純音樂來講算是較為小眾並且實驗性濃厚的編曲,我蠻喜歡這種有點不拘流行,專注在自己想表達事務的音樂風格。

alternative rock

「未成形的騷動共鳴」 內姆莉絲— 《在我們走過的時間裡》

《在我們走過的時間裡》前奏由靈活躍動的吉他聲作為開頭,然後配上女主唱乾淨的嗓音,KB聲淡淡的襯在後面,既不搶鋒頭,但也不會讓人忽視,我特別喜歡中後有一小段的 Bass 聲響,有一種不慍不火,扎實比重大像是填補著甚麼不足的一樣,彷彿海浪沖刷而帶走的泥沙碎石,把心中缺憾的部分都撫平了。

ambient

「深邃低谷的夢囈回聲」Nightcap 睡帽樂團 — 《二十二》

Nightcap 睡帽樂團 是成立於2011年台灣的獨立樂團,由女主唱 白淩、吉他手 魏伯、Bass 呂旻和鼓手 弼凡所組成,曲風偏向 Synth-Pop,歌曲有蠻多 Electronic 的元素,我個人覺得也很有dream pop 和 ambient 的味道在,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這團的某些歌時,總會不知不覺讓我想起 Cigarettes After Sex,那種有點迷離像是在遙遠的深處傳來的回聲,特殊之餘又充斥著舒服的感受。

acoustic

「樂器本身最原始的純粹」Cicada-《以一種假裝放蕩的矜持 與你告別 Farewell 》

其實一開始聽到 Cicada 的時候,讓我想起一個我很喜歡的冰島 post-rock 音樂人 Ólafur Arnalds,《以一種假裝放蕩的矜持 與你告別 Farewell 》前奏由略帶憂鬱的鋼琴聲作為開頭,然後慢慢加入提琴聲,然後加入淡淡的木吉他做為基底,尤其我很喜歡手指滑動更換弦時,因為摩擦力吉他發出一種高頻的聲響,那是一種像是原石尚未被處理過充滿生命力的聲音,而Cicada 光是提琴的編制組成就有三種的,在樂曲的張力呈現上面非常豐富。

一樣的你

「如生魚片般的清爽不膩」森林樂園-《明天一定會比今天更好一些》

《明天一定會比今天更好一些》一開始由KB帶出輕快的節奏有如足球在草地上彈跳,配上主唱舒服自然的嗓音,歌詞也直白沒有過多的隱喻或掩飾,節奏與編曲方面都都自然舒服,有一個我覺得蠻有趣的地方是這首歌在後半段吉他部分,有一種 Jazz 樂很常見的滑管效果,不確定他們是怎麼表現的,不過聽起來特別有張力,聽著聽著,彷彿真的像在野外郊遊一樣輕鬆自在。

acoustic

「靈魂底層的單純空靈」Daniela Andrade-《Portrait Of Someone》

《Portrait Of Someone》是她為數不多的創作曲裡面我最喜歡的一首,前奏由乾淨的吉他聲作為開頭,雖然是電吉他,但是 fender的清脆特色配上acoustic的效果,有種folk帶有一點淡淡rock的感覺,她的聲音真的很特別,很多人拿她 Cat power 比較,但相較起來Daniela Andrade 的甜美多過於菸嗓,每次聽她的歌聲,都好像有種從心靈底層中關心你,用帶有溫度的雙手輕輕摟著的療癒感,讓人感覺非常舒服。

alternative rock

「南方炙熱的陽光與和徐徐的暖風」淺堤 -《叨位是你的厝》

《叨位是你的厝》前奏由俏皮的Bass riff 將整首歌曲的氣氛都提現出來,主唱的聲音豪放但細膩,搭配起編曲與樂器的tone,有種鄉土的懷舊樸實感,節奏如此的舒服自然,好像南方稍嫌炎熱大太陽照射和溫馴的海風吹拂,讓我想起一個台灣獨立樂團 風籟坊 ,不過可惜沒有繼續運作了,而在這輕鬆的歌曲背後歌詞所隱藏的意涵則更為濃厚,也許過度的都市化與商業化帶來不僅是便利的生活,也造成了土地與本質的破壞吧,同樣的《怪手》一曲應該也是探討相關的議題,也蠻喜歡他們用台語創作,感覺更貼近在地的熟悉。

Broke

「無法抽離的重力塌縮」Manic Sheep -《No More Anger》

《No More Anger》由前奏就以重節拍急促的鼓聲作為開頭,配上空間效果濃厚的吉他,給人感覺彷彿墜入由樂聲打造出來的混沌空間一般,像恆星重力塌縮而成的黑洞,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籠罩,讓人不由自主隨著拍子搖頭晃腦起來,而主唱乾淨的嗓音貫穿而出剛好與樂器襯托出明顯對比,給予整首曲子更明確的張力,MV拍攝很多著重在第一人稱視角的呈現,而色調也有種日系復古的低對比感。

ambient

「身處夢境的真空奇幻」守夜人樂團-《間諜的名字》

《間諜的名字The Spy’s Name》一開始前奏由磅礡的鼓聲作為開場,之後加入主唱聲音和synth,而空間系效果瀰漫像是把整個空氣迷離支解,中途拍點變化或是驟停只剩kb聲的部分也令人耳目一新,像是置身夢境中低引力的漂浮著,不得不說這大概是今年我聽過最喜歡的女聲了,帶有一點點菸嗓但又保持一種甜的感覺,讓我想起一個巴西的女歌手 Dillon,彷彿像是被煙燻過的羊羹一樣美味。

Blues

「如慣性力般拉扯著感情的聲音」牛奶白MilkWhite-《看你》

《看你》這首歌描述的是以第三人稱的角度看著另一個受傷的人,前奏一直襯在背景淡淡的木吉他聲,主唱的聲線是扎實的菸嗓,像是高密度金屬具有強大的穿透力,聽著像是被強大的慣性帶著走一樣,沉浸在裏頭,到中期開始加入鼓聲與鋼琴聲,整首歌以單純acoustic的樂器構築而成,相當的舒服好聽。 我想或許這首歌描述的第三人稱,其實是抽離的自身,由另一種角度和狀態,去審視去觀察那個受傷的自己,一切都會過去,一切都會慢慢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