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梓潔

「我在騙你,但我真的愛你。 」劉梓潔-《真的》

最初以為是愛情小說,中間又出現詐騙劇情,而到快結尾時又讓人分不清楚到底是愛情還是詐騙,亦或是偵探小說呢?最假的部分其實是最真的,那層層交錯如同烘焙技術高超的千層蛋糕,堆疊著真實與虛假,書皮上印的「我說的話,你相信了,就是真的。你不相信,就是假的。 」也說明著真假這種二元性的公理其實就只是自由心證而已。

After Dark

「半夜裡有半夜裡時間的流動方式。」村上春樹 — 《黑夜之後》

《黑夜之後》同樣的也將白天跟黑夜象徵為兩個世界,白天在書中沒有著墨太多,我想作者設定應該就是目前我們生活,而所謂的黑夜,則相當程度的隱喻著惡,書中淺井惠麗所待著的房間,房間內電視機播映的畫面,也同時隱喻著兩個不同的世界,而兩個世界的交集處,那灰暗的陰影處則是連接兩個世界的通道,當兩個世界屏障變得不穩定薄弱的時候,而在通道則會像認真耕耘的農夫一般善盡其職的開始運作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