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oustic

「輕鬆民謠直白口業」Folk Uke-《Motherfucker Got Fucked Up》

《Motherfucker Got Fucked Up》整首歌的清快曲風,用優美自然的聲線唱出滿滿髒話的歌詞,彷彿是用正經八百的態度在說冷笑話一樣,產生出衝突性的美感與趣味,除了這首以外,還有一首 《shit makes the flowers grow 》歌詞也是充滿諷刺性,而像是《I Gave A BJ To A DJ 》和 《Knock Me Up》也充滿性暗示,看來是個擅長造口業的樂團呢:D

  • treeay
1 min read
acoustic

「由微小個體合奏而成的巨大有機體」都市零件派對 —《星球夢》

《星球夢》由舒服的吉他聲作為開場,隨後慢慢加入鼓聲與主唱的聲音,女主唱的聲線帶有一點沙啞,但與一些具有爆發性劍拔弩張的聲音又不太一樣,反而像是穩定但義無反顧貫徹自己的感覺,低音時溫暖,高音則堅定的令人安心,但有不刻意炫技的成熟感,聽起來相當舒服,歌詞也寫的有趣有動感,在努力追夢的同時,途中所有發生的衝突與不開心,好像都隨著這輕快的曲風消逝的一乾二淨了。

  • treeay
2 min read
acoustic

「舒服得如同夏日午後的懶腰」Control T—《我憑什麼想念你》

《我憑什麼想念你》一開始由女主唱乾淨的嗓音和簡單直白的吉他聲帶出略帶寂寞的情感,中間迴旋好聽的吉他 riff,其實前中段表現得很淡,像是仍在對過去的自己鬧彆扭,而中後期慢慢情緒的堆疊,到最高點的時候伴隨而來的是女主唱穿透性的爆發高音,而最後結束在發洩過後的,感覺有點惱怒當初的自己,進而闃然無聲。 整首歌帶有一點後悔,一點懊惱,一點猶豫,一點人事已非的感傷,也許人生就是這樣,那些當初沒說出口的話,想想還是很遺憾的呢。

  • treeay
2 min read
acoustic

「自然原始的渲染單純」Arsu奕超—《沒有對錯的世界》

《沒有對錯的世界》是一首用吉他與主唱辨識性的嗓音搭配出來的 acoustic 歌曲,簡簡單單的民謠曲風,配上不過於花俏的 fingerstyle 與有趣特殊的口哨聲作為配合,像是新鮮食材不需要加太多調味一樣,在歌曲中由主唱發出自然的語助聲增添了更多動態的活潑性。雖然曲風輕快,但歌曲卻堅定而確實的地敘述著自己的理想,那是一種不管別人如何輕視或是嘲笑,都會勇敢的前往自己想走的方向。

  • treeay
1 min read
acoustic

「樂器本身最原始的純粹」Cicada-《以一種假裝放蕩的矜持 與你告別 Farewell 》

其實一開始聽到 Cicada 的時候,讓我想起一個我很喜歡的冰島 post-rock 音樂人 Ólafur Arnalds,《以一種假裝放蕩的矜持 與你告別 Farewell 》前奏由略帶憂鬱的鋼琴聲作為開頭,然後慢慢加入提琴聲,然後加入淡淡的木吉他做為基底,尤其我很喜歡手指滑動更換弦時,因為摩擦力吉他發出一種高頻的聲響,那是一種像是原石尚未被處理過充滿生命力的聲音,而Cicada 光是提琴的編制組成就有三種的,在樂曲的張力呈現上面非常豐富。

  • treeay
2 min read
acoustic

「靈魂底層的單純空靈」Daniela Andrade-《Portrait Of Someone》

《Portrait Of Someone》是她為數不多的創作曲裡面我最喜歡的一首,前奏由乾淨的吉他聲作為開頭,雖然是電吉他,但是 fender的清脆特色配上acoustic的效果,有種folk帶有一點淡淡rock的感覺,她的聲音真的很特別,很多人拿她 Cat power 比較,但相較起來Daniela Andrade 的甜美多過於菸嗓,每次聽她的歌聲,都好像有種從心靈底層中關心你,用帶有溫度的雙手輕輕摟著的療癒感,讓人感覺非常舒服。

  • treeay
2 min read
acoustic

「質樸但穿透力十足的女聲」Sarah Jaffe — 《Clementine》

主唱的聲音非常具有穿透力,搭配上清脆民謠感十足的木吉他刷chord聲,中間添加了提琴,悠揚襯托在背景的拉弦,增加了歌曲不少豐富度與張力,鼓刷配上cajon,整個令人感受非常乾淨舒服。 聽完專輯有一直有一種質樸的感覺,沒有太複雜的音樂,沒有太多的synth,也許偶爾回歸到不插電,享受樂器跟人聲的原味:)

  • treeay
1 min read

Subscribe to 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