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知道林達陽這個人的時候,只因為他同樣也是高雄人,不由自主地有種親切感,後來上了大學,在機緣之下看了《馭墨三城》後才知道原來他是創辦人之一 。而真正開始關注他時,是在去年看了《再說一個秘密》這本書,很喜歡裡面寫的一段話。

「有時候遺憾是好的。
有時候遺憾只代表那時的我,選擇了另一件同樣美好但更重要的事情。」

而青春何嘗不是充滿著遺憾的。

青春瑣事之樹》這本書,不同的章節,記錄了作者年少時期的韶光,充滿清晰歷歷在目的視角但已經無法觸及的曖昧感,如同凹透鏡般折反射了無法在紙屏呈現的正立虛像,如此真實但又卻如此遙遠。

「為了或小或大的事,或親或疏的人,認真選擇或逼不得已,我無數次背轉過身,以為數算到十就能回頭再見。然則再轉身往往都是多年以後,什麼都是南柯一夢。」

其實長大之後才真的發現,我們在年輕時說的很多再見,其實真正的代表的是再也不見,也許是因為陰錯陽差的誤會,也許是因為刻意為之的尷尬,看著這本書的同時,同時在跟過去的自己對話,與其說是緬懷,我覺得更多是像過去的自己告別。

每當想到那些因為不夠成熟而後悔失去的事情,回憶起來總是像損壞的錄音卡帶一樣,出現咿啞不自然的高頻干擾,前後段錯置好像反覆被塗抹改寫,最後成為一些深埋記憶底層如瀝青掩蓋害怕翻閱的幽黑殘渣。

猶記得張懸在《艷火》的歌詞寫道「你不停散落,我不停拾獲。」

「世界當是一條巨大的道路,沿途遺落之物不可計數。」

即使至今我也不停的散落著,仍不夠成熟,也或許更多的是害怕成熟,貪婪的想把所有東西都緊緊攬住,但卻沒發現這樣反而失去更多,深怕一放手就離那個想像出來的自己越來越遠。

青春瑣事之樹》讓我想起了年輕時的那些美好,也想起了那些遺憾的哀傷,我們都在青春裡掙扎過,在某種程度上面,過去之所以可貴並雋永,也因為它永遠都無法被改變。

在標題引用了《藍色大門》 張士豪對孟克柔很經典的一句對白

「但是總是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

而我們覺得狂喜開心手舞足蹈時刻,亙古不變的愛戀,撕心裂肺的背叛,徬徨猶疑手足無措的日子,被挫折擊垮的失敗,歷經的哀傷與痛苦,其實都隨著時光,如同知名 Youtube channel “ Will It Blend?” 的例行工作一樣,通通被丟入高強度的果汁機裡,被無情的翻攪擰碎。那些混雜融合切割揉捏的過程

甚麼都沒留下,其實也甚麼都留下了

最後慢慢地塑形成了一顆完整的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