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冬野

「如果明天換一種方式,那是什麼?」 — 《李志》

李志。

從小酒吧一路唱成演唱會,還做了電影配樂的音樂人,乍看之下或享有不少資源,但他從未隸屬於任何一家唱片公司,並且瘋狂的利用自訂票價銷售自己的數位專輯與演唱會門票,其在議題上的敏感與對媒體的疏離,讓他在創作海上獨立了起來。

- - - - - -
聽到李志是因為歌詞

其實用低沉皺眉的嗓音,躲藏在整體背景音樂的下方,這樣的表達抗議方式也許不少見,但是搭配這樣的嗓音,唱起:

「我真的看到遠方真的有微弱的光,沒有騙你。」 — 方式

或著沒有上帝說要有光就有了光一般的神蹟,反而讓人殷殷期盼在黑暗的隧道盡頭,真的有值得自己聲嘶力竭的光源。

即便身處群眾之中,仍會感到被時光遺忘的哀愁:

「有人看著你為你祝福,我曾經和你有一樣的臉龐」 — 廣場

或許矯情或許可笑 ,反正

「我看見有些人和周圍融合的很和諧,我看見有些人的孤獨很明顯」 — 看見

李志就是這樣,踏實的說出他自己的樣子,沒人懂也罷。

你呢?

當他在梵高先生裡,一遍又一遍唱著「我們生來就是孤獨」,故意配著輕快的和弦時。

你是感到孤獨,還是終於被同理。

symp

小時候想當演員而努力練習一分鐘落淚卻失敗,從此盡挑不擅長的事情喜歡。

Read More